昆阿布

宅腐三好青年

深渊(我也不知道到几了)

        Kurt打开门,看到了一群人,他们有的人对他避之不及,有的人是信徒对待他就像恶魔,有的干脆根本没见过…他们来干什么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是Kurt在昏倒前唯一想到的,再次醒来他是被烟熏醒的,他暂住的房子,他在这里唯一的家,变成一片火海中。

       Kurt疯狂在这座残喘的房子里翻找,烟随着他的呼吸钻进他的皮肤,伸入他的心脏。在他的心脏了有什么东西随着火光融化了。最终他在一个角落里翻到了。
“(德语再见)”Kurt面无表情的用手蹭掉脸上的血,对着这座他曾经寄居的地方说了再见,随着房子的轰然倒塌消失在街道。
  

Warren是被Kurt身上的烟味和信息素熏醒的。那闻起来就像被炮轰过的花园,Kurt站在地板上尾巴紧张的竖起,怀里紧紧抱着什么东西,他们两个人都沉默着,Kurt是因为刚才狗血的死里逃生和他几乎是本能的躲在Warren家里让他觉着羞耻和尴尬,Warren是在努力平息自己翅膀跃跃欲试差点把绑带撑破。幸好Kurt一直低着头,直到Kurt头上的血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 warren猛地从床上跳下来,把kurt拽到浴室,Kurt拼命挣扎甚至露出尖牙作势咬Warren,争执中Kurt怀里紧抱的东西掉了,是一本陈旧的圣经,Warren一只手环住Kurt,另一只手把书拾起来放到桌子上,Warren几乎是轻轻松松的就把他摁进浴室“别紧张Kurt我不会对你怎么样,只是带你处理一下伤口。”“对不起,可能之后就只能住在你这里”Warren是除了老神父外唯一一个帮助他的,Warren现在是唯一他能依赖的了,他要攒够钱离开这里,他总是不肯屈辱接受歧视,无论是身为变种人还是omega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可以给你钱”Warren停下擦试Kurt伤口的手“你怎么赚钱?”“我来这里时带了,我可以……”Kurt突然意识到钱肯定被那些人拿走了,这整件事Warren这会儿几乎猜的七七八八,“你可以住在这里,给我做家务作为报酬,但是要遵守一些规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Kurt脸上和手上的伤已经清洗完了,Kurt开始脱外套,“我好歹也是alpha难道你想让我就地正法?”Kurt猛地反应过来Watren身上信息素再淡他也是Alpha“虽然你现在闻着很像参加战争的德国花匠,但我可不介意。”Kurt面无表情的把脱下来的外套甩在Warren脸上把他推出浴室。


        Warren站在门外思索终于能把那件被他闻的快烂了的大衣扔了,Kurt的信息素对他就像鸦片,让他欲罢不能,Warren一直用alpha的抑制剂所以发情期对他影响并不大,Kurt的信息素和他的信息素几乎是完美契合。免费的安神小香罐养在家里也好。只要不让Kurt发现他的翅膀,只要他们两人都不动心就可以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   此时在浴室洗澡的小香罐Kurt在绞尽脑汁找不被发现身份赚钱的方法。Kurt如果没有这次的意外他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,去找可以接纳他的地方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找到陪伴他一生的alpha,虽然Kurt本人对找伴侣并不期待。对于Warren他是感激和一点的好感,他是异类是怪物而Warren是普通人,完全可以找一个漂亮能生的omega他们之间关系本来就该在他还Warren人情之后戛然而止的。



长期失踪停更,在这里给大家道歉,感谢那些一直没有取关我的还有给我文章小红心的可人们。我小学生文笔狗血剧情以及傻白甜和严重的ooc能被你们接受真的非常感谢!
从这里开始深渊的同居生活开始啦!大概不会虐,我还想一直走傻白甜线路。( ˘•ω•˘ ) 某人说我的板式看着很难受,结果我也越看越不舒服,以后就这样写了。请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还有不足请毫不犹豫的指出来。

中秋甜饼

        Warren在今天一大早就独自一人锁在厨房,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,谁都不知道他在捣鼓什么。临走之前
        一大早没吃饭只能叫外卖苦逼的等外卖的John开始向Kurt抱怨他的男朋友,他身材太好了Kurt你不觉得很像肌肉男吗?事实上John我觉着Warren身材是刚刚好的。Kurt完美的避开了要点,吃瘪的John不屈不挠,Kurt你不觉着他很臭屁吗?有一点我会让他改的。又一次John刚想说你不觉着他很。。。就被Bobby架着腰被扛回屋子里。
        挣扎无果还被一巴掌打到屁股上,闹脾气的John刚被放下就拿着火机,然后直接就被摸摸头亲到了,虽然最后假装嫌弃的在Bobby身上蹭了蹭嘴,可是脸红这事可是假装不起来,更别说爱了。之Bobby把他亲亲抱抱了一会儿就出去了??wtf吃完豆腐就跑吗,John一个人怨恨地吃着自己命运多舛的早餐。
        到了快中午时,Bobby手里拿着一个冰皮月饼,Bobby直接就把月饼塞到John的嘴里,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用手捂住了他的嘴,John嚼了几下发现还挺好吃的,顺势就倒在Bobby怀里,吃中国传统点心。Bobby也任由他躺着,反正他喜欢John这些孩子气的行为。他们之前错过了无数次,他可不想失去John。John哼哼唧唧的在怀里用手揉着Bobby整齐的头发。然后满意的看着一头乱发的男友。
        Bobby用手摸着John的头发,像摸着自己的一只猫,好吃吗。John眨眨眼,支起身子,给男友了一个吻,两人纠缠着争夺那份滋味,甜味顺着他们的舌尖蔓延到全身,口舌的纠缠John永远敌不过Bobby,最后是他喘不过气了,Bobby才把他放开。本来只是一个浅吻演变为了一个法式深吻。你可真甜,中秋快乐。John把抱怨咽回了肚子里,哼,中秋快乐。
         Warren忙了快一上午才做出来一个有半个手掌大的蓝莓味流沙的月饼。他相信这个能让自己的小男友甜到爆。此时在一旁帮忙尝味道的快银快死了,捂着嘴巴你他妈Warren我舌头要死了。别去祸害小夜魔了。Warren已经飞了起来。。。留Peter一个人捂着嘴哭唧唧。Kurt正在用尾巴计时一二三Warren还是没来一二三还没有,一二被Warren抱了起来。然后就被强行摁到Warren的嘴上吃到了流沙月饼。
        Warren手托着Kurt屁股,还贴心的往上提了一下,Kurt顺势用腿勾住男友精壮的腰,两人抢食着那一个月饼,蓝莓的馅料撒在他们的身上,到最后Kurt被Warren抱到床上,被杂乱的亲吻和舔舐弄的不停的笑。Warren抱住笑的浑身颤抖的小男友亲吻着他的纹路和嘴角。喜欢吗。喜欢。亲爱的中秋快乐。你也是。



时间线改了一下希望小天使能喜欢,我也想吃甜月饼。。。最近生病外带轻微厌食所以没有高产,抱歉啊,祝小天使们中秋快乐。

深渊

        Kurt几乎是快飞回了临时的住所里的,感觉自己脸发烫,连尾巴都蜷了起来,把自己抛到床上,手无意间扫到了放在床头上的钱,心里松了口气,这些钱够他度过自己的发情期,够他离开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到时候什么都会被他抛到后面了,他想活着想自己独立的活着,不用出卖自己身体不用依靠别人活下去。他见过一些o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存活,一直堕胎怀孕堕胎,最后被人丢弃。他也见过一些o被强行标记,被多次标记后惨死街头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想这样,上帝是如何容忍他们生活在这世上的。Kurt蜷缩成一团,他害怕这一切,情欲或者标记,他最窒息的梦就是被他人不停的侵犯,连腿都合不拢。不能这样,永远不能这样。对于Warren他有些纠结,他知道自己对他动心了,但是他还在犹豫。
        他清楚自己深处的欲望,他知道上帝不会帮助自己,只有自己才能帮助自己。现在唯一的事就是祈求上帝的道路,想离开这里,想摆脱欲望。祷告完毕。圣经被风吹开,书页翻开,视线却被牵引着盯着阳光,
         他从来没有被公平对待过,只有神父和Warren帮助了他。他们是他生命中难得一见的阳光。Kurt怪异的尾巴在地上敲打着,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,门外的人非常着急,Kurt觉得下一秒门就要碎了。只能去开门。

(这时Kurt只是对Warren有感觉,Warren对他有种病态的依赖,Warren认为同类惺惺相惜,这时的Warren是个掩饰真正自己的怂包之后会改)
      

你相信一见钟情吗

第一天Warren刚打完架,看到Kurt在哄一个小孩,露出两颗虎牙,Warren笑了,蓝色的神父真可爱。
第二天Warren自动去看Kurt,Kurt冲他笑,Warren这才发现自己把睡衣穿在西装里。急忙飞走了。
第三天犹豫的把花放在教堂门口,离开他要去整理一下他们的关系。
第四天在教堂外的树上一直盯着Kurt,直到深夜。
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都是这样。
第八天Kurt看向窗外,没有那个带翅膀满头金发的身影。买了花放在他的门口。
第九天Warren醒来发现花,顶着宿醉的身体,搂着花蒙头大睡。
第十天Warren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两天没去看Kurt,飞到教堂,发现有人跟Kurt表白,差点从树上掉下来。
第十一天Warren来到教堂认真的对Kurt说,请问你需要一个会打架,爱喝酒,会飞的朋友吗?
Kurt笑了露出两颗虎牙,不,我需要一个会打架爱喝酒会飞,已经在对面树上看我四天的男朋友,所以你愿意吗?
Warren飞扑过去,把Kurt的头发揉乱,所以小神父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
当然相信。










对不起因为要开学要停更了,真的对不起。给小天使们比心心。

福华短糖

1我是你的什么
华生:你是我此生遇到最大的麻烦,你是每天我需要照顾的人,你是世界上最棒的侦探,也是我此生最爱的人,夏洛克.福尔摩斯。
夏洛克:你是我的私人医生,你是每天照顾我的人,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,也一定是和我共度一生的伴侣。

2对于对方长相的评论
华生:脸太长。
夏洛克:个子太矮,智商不够,反应太慢。

3对于自己死后的猜想
华生:怎么想都是那个家伙先我一步离开,之后我也许会很无趣的死去。
夏洛克:我更倾向于约翰要比我先离开,我要让他死的没有痛苦没有遗憾,然后我才能死。

4怎么撩到女孩子
华生:夏洛克一定撩不到,他跟别人说话只会炫耀自己。虽然有些确实很厉害。
夏洛克:约翰个子矮,而且说的话题女人都不会喜欢,但是更多女性会想和他交往,太奇怪了。

5失去对方
华生:已经失去过一次了,不想在说更多。
夏洛克:只要我还活着,就不会首先放手。

6评论对方性格
华生:性格恶劣,尤其在情感方面,控制欲太强。
夏洛克:能够忍受我,已经算是勉强不错,太过害羞,在一些无所谓的事情上。

7求婚的话
华生:嗯,夏洛克你也知道,我……根本说不出口!而且我觉着他可能喜欢那只过帮忙的狗。
夏洛克:闭嘴约翰,我喜欢你,所以你愿意和我共度一生,不是现在的身份,是以我的伴侣的身份你愿意吗?单膝跪下,掏出戒指,拼命眨眼。

所以你愿意一直在我身边吗?我唯一的朋友,我的军医,我的助手,我此生的挚爱,约翰华生。以我此生最爱的人身份。

深渊3

        Kurt在这个城镇里穿梭,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包容他,所有人对他充满敌意,只有Warren帮助了他,告诉他自己的名字。不带有任何欲望,不是为了标记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本来是想去道谢的,但把面包和清洗干净的风衣放在门口后,一切勇气都灰飞烟灭,他还是那个怪物不能与任何人有交集。所以他只留下了一张字条,希望他不会认为我失礼。几乎是仓皇的逃到了教堂里,假装没有听到那些信徒的窃窃私语,虔诚的跪下,神圣的主请你原谅我,并为我指引一条路。
        Warren肿胀的半边脸在酒吧引起了一小片风暴,迷恋他的o和b不在少数,一个叫Kate的o坐在他的吧台上,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,甜腻令人作呕的味道Warren知道那是香水,他见过Kate和其他人纠缠不清,肥硕的手抚摸着她的腰身,丑陋的嘴亲吻着她的嘴,她的脸上没有拒绝,剩下的是光是想想就令他恶心。
         Kate的手抚上他的半边脸,答应我Warren不要再为那个怪物出头,你还会因他受伤的,故意掐起的嗓音,扯起一个笑容,别再这里犯骚,我对你这种被草到对a都发情的人没兴趣。顺带将酒倒到女人精心画的妆容上。
        无视女人的尖叫,把她推下自己的吧台,嗅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信息素的味道,看到了对面穿着神父服装的Kurt,快速的眨了自己的右眼,缓慢的舔着自己的上嘴唇。
         用口型比出fuck me,看到Kurt耳尖发紫,快速的瞬移走了,Warren挠了挠头发,容易害羞的小恶魔,不过我会抓到你的,把你按在床上,祈求你成为我的。

不知叫什么的短糖

1
Bobby虽然是冰人,但是他的体温比John要高,自从他们恋爱之后,所有人都会看见,平时高傲的小火人收起平时控火的把戏,把手插到Bobby的兜里任由Bobby玩着他的手取暖,有时甚至缩在Bobby的大衣里。
可惜在夏天情景就变成了在任何时候,John毫不犹豫的把Bobby搭在自己手上的手打开,甚至到晚上还会看到John把Bobby赶出宿舍虽然最后就让他进去了。
John每次嫌弃的说滚你是狗么突然扑过来,搂着我热死了。
最后只能Bobby变出冰花让房间变凉,等John睡熟了,把他拉到自己怀里。
2
John喜欢挑衅,对于任何人都是,每次大家都能看到John拿着打火机,冲着对方笑,娃娃脸上充满挑衅。可惜他的挑衅对象每次都是错误的选了Bobby然后所有人都能听到John哭爹喊娘的冲Bobby喊把打火机给我修好。
让后就被John给扛肩上弄走了,最严重的一次,直接被摁到墙上亲了个爽。

深渊3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Warren发现了放在自己门口的面包和已经被清洗干净的风衣,尽管经过处理清洗,但还是能闻到淡淡的鸢尾的味道。把那两样物品带进屋里。贪婪的汲取着那一丝一毫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 一张纸条随着拿起的动作飘落在地上,上面整齐地写着Present,末尾画着一个笑脸。Warren嘴角上扬,其实这气味才是最有意义的礼物。他开始感觉自己不再是那个普通的酒馆老板,至少不在满足于那个平庸的身份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这个像深渊一样的小镇,Kurt对于Warren来说不在是同类,更多像是指引和引诱,就像Warren在他还是普通的孩子时,神父念圣经的神说要有光为人类指引一切,他心中的迷茫期待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Warren将面包切开当做早餐,没有任何配菜或者饮品,强忍喉咙里的干燥与面包的甜腻,一口口混着空气中所剩不多的信息素的味道吞下去,这样就可以了。他给自己的礼物就只属于自己了。贪婪这片刻真正的安详的他才是自己,Warren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他对这个小镇和自己现在的身份失去期望。在这里住的几年他知道这个镇子里的人,他们对于同类能够包容理解,对于所谓异类恨不得碎尸万段。可是人又怎么能决定自己的种族,就像花又怎么决定自己颜色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们是变种人,我们是怪物,我们与你们不同,但这不是你们剥夺我们活下去权利的原因,不是你们将我们贬低的原因。嘴中不知何时充满血腥味,Warren举起手狠狠的打向自己的脸上。连面对自己都做不到,一直把自己打到半年肿胀。
        背后的翅膀剧烈抖动起来,这本该属于天使的东西,却降临到自己这样的人身上,无比嘲讽。但是再等等也许有一天自己可以真正接受它,可以不在隐藏,可以向Kurt光明正大地说我们是同类。

       

自己画的莱总,感觉一点也不像。安慰一下自己。自我安慰。

高塔上的王子4

好久没更德哈了,抱歉啊啊啊啊啊啊啊。还是填老坑。顺带一提这个时期的Harry才六岁,真小救世主。
       Harry跟随着明显轻车熟路的Draco进入庇护所门口,这是Harry活的六年时间里见过最令他惊奇的景象。
      一片奇异的房屋排列在一起,有的房顶上充斥着带有温暖颜色的光斑好像阳光的碎片一般,还有的房子房顶上立着大大小小的猫头鹰睁大着眼睛盯着过路的人,甚至有一间悬在半空中的房子人们是踩着魔法变出的扶梯,还有一间倒立的房子连上面自然生长的植物也倒立着(气死牛顿)……Harry看的目不暇接,Draco也缩成一只小到手掌那么大的小龙站在Draco肩膀上,不停的用尾巴扫着Harry脖子后面一片有伤疤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 Draco小声的在Harry耳边指挥着进入一间卖魔杖的屋子,挑了一根合适的,光荣的花了巨龙先生的钱Harry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,之后他们几乎逛遍了所有的店铺,对于钱Draco从不在乎,任由Harry买,毕竟他趴在一个眼睛晶晶亮,说话还带小奶音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没多久他就想吐槽这小孩怎么这么喜欢吃甜点,他吃都吃腻了,Harry还奶声奶气的说龙先生我可以再买一颗糖吗?
        小鬼Draco这么嘴里塞着硬被Harry喂的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。